民聲有約 特色專題 直播泉州 讀報 美食 健康 文旅 報料 視頻 圖片 創客 V R 縣區



您的位置: 泉州網>泉州新聞
2020-09-04 10:15:39 來源:泉州網

家境貧寒,父母早亡,卻奮志礪學,成為泉州古代科舉史上超牛“學霸”;出仕之后,素懷兼濟天下之志,事必躬親——相國李廷機:天下事 不言俗

人物簡介

李廷機:字爾張,號九我,明代泉州新門外(今鯉城區浮橋街道)人。萬歷十一年(1583年)榜眼及第,授翰林院編修,后官至禮部尚書、拜東閣大學士。《明史》稱之“遇事有執,尤廉潔”。

核心提示

古代科舉制是平民百姓躋身朝堂之列的一條重要途徑。有史以來,在科舉選拔中能實現“三元及第”(即鄉試、會試、殿試皆為第一)之人,放眼全國也不過十來人。就泉州而言,李廷機是最接近“三元及第”的一位,他在鄉試、會試中皆拔頭籌,卻在殿試中屈居第二,憾失“三元及第”稱號。今天就讓我們去認識一下這位泉州古代科舉史上的“學霸”吧。□泉州晚報記者 吳拏云 文/圖

桃源東熙王氏家廟內留有李廷機寫的楹聯

父母早亡 自號“九我”以示思念

明嘉靖二十年(1541年),李廷機出生在泉州府新門外筍江浮橋一帶(今鯉城區浮橋街道)的一戶貧苦人家里。清道光《晉江縣志·卷12·古跡志坊宅附·城中宅》載:“大學士李廷機宅:舊在筍江石塔山側,后徙郡城西五塔巷賢相里。”據清代李清馥《閩中理學淵源考·卷七十一·文節李九我先生廷機》所載,李廷機“幼稟氣薄,就塾后猶夜啼”,身子骨極虛,屬于先天性羸弱那種。在長相方面,廷機也并非“天庭飽滿”之輩,反而“筋浮睛露”,看上去有些許恐怖,故而“鄉父老謂非壽相,父母亦憂之”。相貌雖然一般,但是廷機卻是那種沉靜內斂的人,每天常獨自一個人坐在角落里默默思考問題,竟到了“永日不思睡”的地步。

李廷機的才華是私塾先生黃默堂最早發現的。那一年廷機剛好十歲,一天,先生黃默堂以“狀元宰相”出題考大家,結果廷機以“名魁天下之選,身近天子之光”破題,文才橫溢,氣度不凡。黃先生大喜,心知此子將來必成大器,竟命其他同學“北面揖之”,給予廷機極致褒獎。

李廷機命途多舛,他的父母在其20歲出頭時便先后故亡。廷機對父母保留著成人前的依戀記憶,這些記憶后來成了日夜煎熬他的“痛點”,也使得他性格愈加孤僻。長大成人后,廷機自號“九我”,實際上是“取《蓼莪》之章以自號也”。《蓼莪》是中國古代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中的一首詩,整首詩都是在傾訴父母養育恩澤難報的悲苦之情,特別是在第四章,詩人連下九個“我”字將無限哀痛刻畫得入骨附髓。故而古人又以“九我”來形容哀痛至極。李廷機取“九我”為號,可見其對父母的思念之深。

萬歷十九年(1591年),李廷機在主持浙江省鄉試后曾返鄉省親,聽聞永春有五位老者王玉山、林觀叔、林大綱、王廷惠、方淵泉在鄉里德高望重。那年,王玉山剛好過七十大壽,有客獻《南極壽星圖》,圖繪桃源鹿洞前五位壽星,以喻“錦斗五老”。李廷機見此壽星圖,愛老敬老之意油然而生,于是在壽圖之上揮毫題下《壽玉山翁五老圖歌》。這幅有李廷機墨跡的壽圖今已無存,但他的那首祝壽詩卻因收錄于《錦斗仙華王氏族譜》而得以流傳。其中有詩句云:“但愿年年人似舊,不與紅日共西傾。”這時的李廷機想必是回憶起了自己早逝的父母,故隱此嘆于其中吧。當然,這些皆為后話。

在永春時,李廷機曾至烏髻巖游覽,并留下《慈悲航渡》匾額一方。

德化單氏祠堂“金城堂”是李廷機與單輔友誼的見證

太學深造 一舉奪得“解元”桂冠

沉靜的李廷機在學業上卻并不沉寂。他與蘇濬、張岳、林希元、陳琛、郭惟賢等27人在泉州開元寺結社研究《易》學,人稱“清源治易二十八宿”。據李廷機后來為蘇濬所撰墓志銘(即《按察使鄉賢特祀紫溪蘇先生墓志銘》)載,蘇濬為宋代名宦蘇緘之后,家住“晉江之清溝”。當時開元寺結社研《易》時,蘇濬與廷機都不過是“總角之年”,即年齡在十六七歲左右。蘇濬是個“書癡”級的人物,一翻閱經書,必定要成誦乃休。他所做的文章“蒼淵宏肆”,對李廷機等人影響頗深。李廷機甚至認為蘇濬的文章,泉郡無人可與比擬——“一時經生藝士,遂無能當先生者”。有蘇濬這樣的良師益友在身邊,李廷機也沉下心來刻苦研學。

隆慶初(1567—1572年),成績優異的李廷機便被泉州府學選為貢生,召入太學深造,這在古代可是有點“保送生”的味道。太學里的學習環境更好,而且衣食無憂,李廷機在這里自然如魚得水。隆慶四年(1570年),他在應順天府(今北京市)鄉試中,一舉拔得頭籌,成為當年的“解元”。清道光《晉江縣志·卷38·人物志·名臣2·明·李廷機》載稱:“隆慶庚午,順天解元。”這下便讓京師之人對這個來自泉州城外的其貌不揚的“后生家”刮目相看了。

舉順天鄉試后,李廷機回到泉州。因為雙親不在,怕觸及傷感往事,所以他并沒有回浮橋老家,而是到永春游學、教書,后又曾到德化授館,并在永春娶妻。《閩中理學淵源考》載曰:“歸,讀書永春山中。”《永春州志》載稱,李廷機“為永春林氏婿”。李廷機的岳父名林鐸。林鐸,字鳴盛,號石泉,永春錦斗人。據說林家原較殷富,后因倭寇之亂和農民起義,受到官府欺榨,家業逐漸破敗。林鐸的長子和長女婿均為庠生,但都早卒,因此他不肯將次女輕易許人,表示一定要為女兒找到能托付終身的人,方會為之完婚。

李廷機在永春教書多時,他為人質樸善良,加上學究過人,特別是還頂著“解元”的桂冠,日子一久,認識他的人也逐漸多了起來。有一天,林鐸在呈祥鄉朋友黃君家中見到李廷機,十分中意,出門時私下對黃君說:“若得此人為婿,心愿足矣。”李廷機早先在家曾訂聘王氏,但未過門而亡故,于是由黃君做媒,娶林鐸次女為妻,成了林家女婿。成婚后的李廷機,身邊紅袖添香,更是日夜發奮攻讀詩書。

據媒體近年報道,永春錦斗《桃源方山族譜》有載,李廷機成為林家女婿后,在錦斗與林石泉相處4年有余,翁婿感情融洽,并與當地百姓結下誠摯友誼。李廷機與妻兄林文洵、當地青年學子王子希、方云年一同在岳父家“泉石樓”石室讀書,互相切磋,學問頗有長進。

李廷機晚年居住在西街甘棠巷內

在現今浮橋街道立有“李相國故里”碑

詩朋文友 留下志同道合的友誼

“庭宇自幽敞,杉松況四圍。住僧爭似識,游子至如歸。野蔌齋廚足,人蹤晚徑稀。白蓮應再結,陶令莫相違。”這是李廷機與永春人顏廷榘閑游普濟寺時所留詩句。在永春生活的那段時光里,李廷機曾與詩朋文友暢游山水名勝,留下諸多詩賦佳章。《永春州志》載:李廷機“游普濟寺,有和顏廷榘詩六首;又游古德院詩二首”。顏廷榘(1519—1611年),號桃陵,永春石鼓桃場人,曾任九江府通判、岷王府長史,是永春歷史上有名的詩人、書法家,比李廷機大22歲,二人算是忘年之交。

桃源東熙王氏家廟坐落于永春縣蘇坑鎮東坑村內。在王氏家廟的主殿廳壁迄今懸掛有一副木質豎匾楹聯,上鐫“同時克著都昌績,共學相知古德心”,落款為“筍江弟子李廷機”,還加蓋了私人印鑒。據悉,明朝萬歷年間,東熙王氏出了一位名人叫王天策,字國猷,號思軒。明隆慶四年(1570年),李廷機在順天府考中解元時,王天策也在同年考中舉人。在當時,兩人都算小有名氣的人物了。李廷機在永春期間,與王天策機緣巧合地成了同窗好友。《永春州志》載:“古德院在二十二都,明正統間建,晉江李廷機與里人王天策嘗讀書于此。”據文獻載,古德院曾經規模宏偉,“瓷圣”何朝宗還曾為古德院塑制過一尊高2米多的普陀觀音,惜今已湮沒。數年的同窗友誼讓李廷機、王天策兩人相交甚篤,也彼此互相鼓勵。后來,王天策為了替王氏家廟添光彩,向李廷機求賜聯文,好存于家廟供人瞻仰,因而有了前文提到的那副豎匾楹聯。李廷機在聯文中,充分表達了自己與王天策相識相知、志同道合的友誼。

永春烏髻巖,又稱“靈應巖”,位于永春縣錦斗鎮飛鳳山上。該巖廟始建于唐開元十二年(724年),其悠遠歷史曾吸引歷代名人雅士登游拜謁,李廷機也不例外。他在永春時曾至烏髻巖游覽,并留下《慈悲航渡》匾額一方。不過據烏髻巖管理人員介紹,原匾已佚,如今烏髻巖大殿內的《慈悲航渡》匾額為后世仿制的。

德化單氏宗祠“金城堂”亦見證了李廷機與德化高洋人單輔的一段友誼。清乾隆《德化縣志·卷14·人物志(下)·僑寓》載曰:“李廷機,字爾張,號九我,晉江人。微時游學至高洋鄉(今稱高陽),單輔禮款之,相得甚歡。”民國《德化縣志》載稱:“單輔,號巖泉,高洋鄉人,少力學,從李文節游。”按照文字推斷,李、單二人應該還經常相約出去游學,故此友誼日厚。多年以后,李廷機致仕再次來到高洋,卻發現單輔已去世多年。他非常傷心,稱“獨少一單巖泉,不能無恨”。在《李文節集》中有收錄李廷機親撰的《舉單巖泉鄉賢呈》一文,內文稱:“(單輔)嘯詠于山林巖穴之中,超出乎聲色臭味之外。蓋長貧而無悔,沒齒而不諼者也。竊見世道既衰,士風日下,碩鼠之夫比比,羔羊之節寥寥;如本官(指單輔)者,卓爾好修,澹然寡欲;進而奉公潔己,有漢循史懸魚留犢之遺;退而守迫固窮,有古賢人陋巷缊袍之志。況其無家而逃祿,遷秩而棄官;出處光明,始終高潔;求之今世殆鮮。”對單輔的評價可謂極高,認為他是世上鳳毛麟角的高潔之士。后來由于有了李廷機的舉薦,單輔列名德化鄉賢,流芳百世。

李廷機在永春期間,曾游覽普濟寺,并留下詩賦。

四更入宮 身藏一股驚人韌勁

順天府鄉試之后,李廷機聲譽日隆,甚至連宰相張居正也對他青睞有加,想要延聘他至府內教子。沒想到相爺的紆尊下聘竟然還讓李廷機給一口回絕了!據說是因為張居正生活奢靡,故而李廷機厭與其為伍。但史無詳載,也不好斷言。《明史·列傳105·李廷機》:“張居正延教子,不赴。戊寅移家,授經于毘陵,就館座師申時行二年。”由此可知,萬歷戊寅(1578年),李廷機遷居毘陵(今江蘇常州),在當地靠開私塾授經糊口,并拜當時的吏部右侍郎申時行為“座師”。

皇天不負有心人,萬歷十一年(1583年),李廷機會試第一(即會元),后參加殿試被皇帝欽點為榜眼,授翰林院編修。萬歷十四年(1586年),李廷機持節封趙藩,順便回泉州省親。《閩中理學淵源考》載稱:“十四年夏,持節封趙藩。過家置義田,贍族人,葺先塋,葬族人并友人不能葬者。”《李文節集·卷26》中亦收錄了李廷機親撰的《浮橋李氏義田記》《李氏義田續記》,據文中所稱,萬歷十四年李廷機曾舍金三百,“創義田于安溪”,以其租谷收入贍養“屢貧不能朝夕食”的李氏族人。

不久,李廷機升侍讀中允,累遷洗馬(東宮官屬)兼修撰。每天在東宮為太子朱常洛講學。在東宮,李廷機展現了自己做事勤懇、一絲不茍的態度。清道光《晉江縣志》稱其“每四鼓,呼長安門入,風雨寒暑不輟”,意即每天早上四更鼓剛響,他就從長安門入宮籌備一天的講課,且風雨、寒暑無阻,這股執著的精神實在令人欽佩。后來他能官至宰相,與身上帶的這股剛韌勁是分不開的。

萬歷十七年(1589年),學問精深的李廷機分校禮闈,工詩善文的陶望齡便“出其門”,并在該年奪得會元。萬歷十九年(1591年),李廷機主持浙江省鄉試;萬歷二十二年(1594年)他又主持應天府(今南京市)鄉試,次年再典武試。連年主持各地鄉試,足見朝廷對廷機的信任。

萬歷二十四年(1596年),李廷機晉升為祭酒,這是掌管國子監的最高級主管。按照慣例,祭酒每次到國子監視事時,都會有兩位監生舉著一塊寫有“整齊嚴肅”四字的牌子來到身前,據說這規定是明太祖朱元璋定的,以此“警師儒者”。李廷機上任后,一見此牌心生敬畏,所以他在國子監進行訓導時,一概以嚴格為主。《閩中理學淵源考》載曰:“二十四年,(廷機)升祭酒。以‘整齊嚴肅’約士,曰:‘此高皇帝之訓,今人不守高皇帝訓,輒遠引敷教在寬之文。夫所謂寬者,乃多方勞來輔翼、欲其自得之謂,豈以縱弛哉!’”嚴謹、持正是李廷機此時留給人們最深的印象。

《泉州府志》的藝文卷中錄有李廷機個人書籍目錄

乾隆《泉州府志》中有李廷機的人物列傳

事事修治 嶄露超強經世能力

從萬歷二十六年(1598年)開始,李廷機嶄露自己在處理地方事務的超強能力。那年,他遷南京吏部右侍郎,署部事;第二年,典京察,奉詔考察南京百官。李廷機在南京吏部任內3年,“杜絕偏私”,一掃往昔南京吏部四季考吏或請托,或漏題,或奸詭,或忽略的營私舞弊風氣。在南京時,李廷機還兼署南京戶、工二部事,“綜理精密,事事修治”,得到了一致好評。他通過奏行《軫恤行戶四事》,禁止官吏勒索南京商戶,推行公平買賣,深得商人擁護,城市商業得以復蘇。

另外,李廷機還調配資金修葺南京公共建筑。在沒有加派捐稅和征調民役的前提下,用政府財政盈余及鑄錢獲利來投資修葺南京城垣,計修外羅城130里、太祖孝陵墻垣30里;又利用每年節余的水利經費萬余金,修繕皇城直房公署、廟祠、牌坊、橋梁等公共建筑。別看這些修葺款都是來自公款,其實它們都是李廷機在辦公經費中一分一厘地省下來、擠出來的。明末大學士蔣德璟在為李廷機《燕居錄》寫序文時就稱:“(廷機)核倉庫,繕城工,歲省金錢數萬計。南公卿嘗語公曰:‘公詞林,旦晚且相此俗事,不足問。’公曰:‘有俗人,無俗事。天下國家事,何言俗也?’”當時南京的公卿顯貴們對李廷機事必躬親地到處查倉庫、監管修繕工程表示大為不解,認為這些都是雞毛蒜皮的“俗事”,放由衙門小吏們去辦就行了,像李廷機這樣才學出眾之人,應該每天吟詩作賦、縱橫詞林,才算是辦正事。李廷機卻嚴正地說,只要事關國家、事關民計民生,哪有一樣事情是不重要的?所以,“有俗人,無俗事”。這句話真是擲地有聲。而從李廷機與南京公卿們在對待政府事務態度的明顯區別上也可看出,當時的明王朝確實是到了朝綱紊亂、政治腐朽的地步了。

萬歷二十九年(1601年),李廷機召為北京禮部右侍郎,但到萬歷三十一年(1603年)始受任,這時改任禮部左侍郎,視部事。在萬歷三十一年還發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妖書案”。有人在京師散發書帖,傳播“帝欲易太子”的流言。神宗下詔在京師五城追查此事。當時的大學士沈一貫與禮部右侍郎郭正域、沈鯉不和,欲通過“妖書”案嫌犯皦生光來揪“后臺”,株連無辜,迫害郭正域、沈鯉。神宗也認為“妖書”實出郭正域之手,逮訊郭正域。出于大局考慮,李廷機出面力保郭正域,“為之翼護,不避艱險”。后來,皦生光慨然伏法,“株連遂絕”。因為沈一貫、郭正域牽涉兩大政治派別的利益,所以可以說李廷機是將一場黨伐風暴消弭于無形之中。但是,他也因此被某些派系官員所忌恨,認為他是一塊又臭又硬的攔路石。

李廷機主持禮部工作的那四年,“立簡易之條以便宗室”,也就是宗藩有什么訴請可直接往禮部遞條子,不必“賄求胥吏、請托中官”來上報,這樣一來宗藩感恩戴德,為他“立生祠四區”。不僅如此,他還廣布惠澤,為京城大小官吏建造房屋,讓朝廷施舍衣物給街頭受凍的窮苦人。

李廷機著作是研究其思想觀念的重要憑據

浮橋觀音寺地處筍江橋橋頭,該寺始建于南宋,距今已有800多年歷史。據說李廷機的出生地離此不遠。

遭遇言謗 不戀權柄致仕而歸

李廷機為大明王朝的事務勞碌奔波,神宗自是看在眼里,也記在心里。有一次適逢地方官員入朝覲見,神宗在宮中對左右說,這時京官不忙的,只有趙世卿和李廷機二人,他倆“忠慎恭儉,不與外吏接”。言下之意是,朝中其他大官都在忙著收地方官員的“好處費”哪。后來,神宗又在給內閣的御書中對李廷機有“朕知其清謹”的評價語。

萬歷三十五年(1607年)五月,廷推閣臣,李廷機也在名單中。這下嚴重觸碰了那些嫉恨李廷機的官僚們的神經了。給事中曹于忭、宋一韓和御史陳宗契紛紛出來阻撓。最后卻是神宗親自發話,令李廷機以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的身份入內閣。同時入閣的還有原禮部尚書于慎行、南京吏部尚書葉向高。

雖然李廷機成功入閣,但反對他的人并沒停止對他的政治攻擊。先是給事中王元翰、胡忻先后發難,指責廷機器量不夠,無法承擔閣相之責。特別是王元翰,攻擊稱廷機為“竹頭木屑之識,非相識也;剛愎執拗之才,非相才也;褊隘忌嫉之度,非相度也”。這完全是一面之詞,并無任何實際內容。神宗為了撫慰李廷機,罰元翰、胡忻奪俸;后江西參政姜士昌、御史宋燾又攻擊李廷機,神宗干脆把姜士昌、宋燾罷黜。不料,此舉反而令朝臣群情激奮,認為神宗為庇護李廷機,不惜阻塞言路。李廷機于是上疏求罷。

萬歷三十六年(1608年),主事鄭振先訴前閣臣朱賡十二項罪狀,其中有涉及李廷機反對擾民以及穩定工商業的“稅監”“礦監”等事。看出反對派心懷叵測,李廷機更堅定了辭官決心,遂以年老多病為由累疏乞休,并杜門數月不出。但神宗始終不肯批準他辭官。見此景,廷臣數十人又交章攻擊,稱廷機假病故作姿態。廷機求去不得,干脆搬出在京師的官邸,住到了城郊的荒廟中。但即使這樣,反對派官員仍對他攻訐不休。

清道光《晉江縣志·卷38》載:“(廷機)甫視事,群小攻之。累疏乞休,待命逾年,然后得命,加太子太保。”《明史·列傳105·李廷機》載曰:“至四十年九月,(廷機)疏已百二十余上,乃陛辭出都待命。同官葉向高言:‘廷機已行,不可再挽。’乃加太子太保,賜道里費乘傳,以行人護歸。”一直拖到萬歷四十年(1612年),神宗見實在無法挽留李廷機,才準許他加封太子太保致仕,并令人護送其歸鄉。蔣德璟在《燕居錄序》中這樣描述此時的李廷機——“晏裘幾敝,白頭辭天子歸,已陶徑就荒,黃菊待主人久矣”。這里是用陶淵明辭官歸隱“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典故來形容李廷機淡泊功名如陶翁。

李廷機曾與蘇濬、張岳、林希元、陳琛、郭惟賢等27人在泉州開元寺結社研究《易》學。圖為開元寺內景。

以禮律身 彰顯一代儒宦風范

李廷機告老返鄉后,在泉州西街五塔巷邊建府第居住。天啟年間(1621—l627年),大學士張瑞圖出于對李廷機的崇敬,將他住的巷子命為“甘棠巷”,“甘棠”之名源于周朝召公“甘棠樹下審案”的典故,張瑞圖也借此將李廷機比作召公。后人又稱甘棠巷一帶為“賢相里”。惜,李廷機故居今已湮沒無存。

李廷機一向關心家鄉泉州,即使當年在朝為官之時,他也與家鄉人保持著書信聯系,關注家鄉的各種變化。這從其著述集《李文節集》內的書牘、序、墓志銘、祭文、記、雜著等,都可看出。譬如,他曾為泉州名儒蔡清請賜謚號(《為虛齋蔡先生請謚疏》),認為此舉能令民眾“相與修實行,崇正學”;在給晉江人林學曾(號省庵)的信中,他提及“近來鄉風侈汰,全恃賢者砥柱其間,而又聞米價騰涌,廉貧之士,值此食玉炊桂之時,即勵志愈堅,而于節亦苦矣”,連晉江米價上漲之事都關注到了;在給惠安人、廣東巡按使劉望海的書信中,稱贊劉望海在粵廣置義倉,全活粵人無數之舉;萬歷二十三年(1595年),泉州開元寺“殿堂壇廊,剝蝕蕪穢”,令人心痛。開元寺檀越主黃守恭的裔孫、憲副黃文炳見此景,率黃氏族人修繕寺宇,而后“為寺乘以紀之”。李廷機聞訊,欣然為這本開元寺志作序……致仕返鄉后,李廷機同樣關心泉州地方教育事業。萬歷四十二年(1614年),泉州府文廟、府學因地震塌壞,李廷機令其門生、泉州知府蔡善繼重修。

萬歷四十四年(1616年),李廷機卒于家,享年75歲,謚“文節”,特祠祀學宮。清道光《晉江縣志》載曰:“大學士李廷機墓:在新門外洋。”《閩中理學淵源考·卷71·文節李九我先生廷機學派》稱:“明代成化后,蔡文莊獨倡宗風隆萬,以降學術,分判遺澤寢微矣。文節(李廷機)私淑鄉先生之教,以禮律身,以儉范俗,其砥礪廉隅,猶可以風世也。”認為李廷機重塑了明儒的風范。而據大學士蔣德璟撰文所述,在李廷機去世后,好友葉向高曾飛馳數百里來其墓下拜奠,并至其家中探視親屬,結果發現李家“無一物”。葉向高于是嘆曰:“真不愧文清也。”

李廷機一生留下《四書臆說》《春秋講章》《性理刪》《宋賢事略編》《見答問》《詩經文林貫旨》《國朝名臣言行錄》《燕居錄》等眾多著述,身后尚有后人匯編而成的《李文節集》。另有《鑒略妥注》一書,據現代學者考證為“李廷機手著、張瑞圖校正、鄒圣脈原訂”,前二人為明代人,后一位鄒圣脈則是清代人,故今書《鑒略妥注》在李廷機原著的基礎上,又增添了鄒圣脈補訂的內容。該書以五言韻語的形式敘述從上古到明代的歷史,明白流暢,易讀易記。對于古代私塾蒙館的學童來說,這是一部不錯的蒙書。

李廷機的《燕居錄》幾乎全是其在工作、生活過程中的個人感悟之語。譬如他在談到對“英雄”的理解時稱:“真正英雄須從戰戰兢兢中來。曾子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故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此之謂真正英雄。不從戰兢中來者假耳邪耳,非英雄也。”而說起“道德功業”時,更是言簡意賅:“做官、做家要知足,做道德功業要不知足。”論及官場內中傷自己的“政客”時,李廷機也不抱恨意:“己丑歲,有欲中傷予不克而自中者。其人恐予不能忘,有后患也。將歸,使人謝予。予謂之曰:‘禍福有命,人我一也。人不能害我,我能害人乎?’予生平不怕人害,亦不害人。”只做對的事,不做害人之事,李廷機的為官之道迄今仍值得人們細細揣摩、研究。

回想萬歷四十年,李廷機告老返鄉在泉州重遇故人時,也是深有感觸。他借用蘇軾贈趙抃之言來表達自己當時的心情:“見故人而一笑,自有余歡;念平生之百為,亦無可恨。”風塵一世,似也盡歸于這淡然一笑之間。

責任編輯:
泉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原創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泉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泉州網歡迎各兄弟網站開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泉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泉州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被轉載網站、媒體、當事人若認為有侵權之處請來電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③ 由于網絡的特殊性無法及時確認稿件作者并與作者取得聯系。為了保護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及時準確地向權利人支付作品使用費,請本網站所用作品的著作權人直接與本網站聯系,商洽稿費支付事宜。對于使用時未及核實的權利人,可以向本網站提交權利人身份證明材料。 如需合法使用本網站發布的擁有完全版權的稿件,也請直接與本網站接洽。聯系電話:22500260,22500194。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合作:15880996339 0595-22500230

泉州古巷風情書法攝影作品展

市容環境衛生考評在線

草久久爱久久 青青草视频 久草草在线新免费观看 青青青草免费观看_奇米影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